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观察 >>  正文

阿里加码纸质书数字化 让中国人每年多读一本书

发稿时间:2019-02-01 10:33: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我们终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1985年,尼尔·波兹曼出版了那本著名的《娱乐至死》。 

  电视成了他猛烈批评的对象,这种媒介是如此强调视觉冲突和及时反应,人们根本无法边看电视边深度思考。 

  但读书不一样,在尼尔·波兹曼的眼中,印刷文字对应的是严密的逻辑、形而上的思考,这才是促进人类发展的重要素质。他相信麦克卢汉在1964年所说的,媒介即隐喻,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学习,最终也会决定你成为什么样的人。 

  三十多年过去了,在各种新技术争相涌现的年代,那本《娱乐至死》始终盛名不减。人们依旧警惕电视、娱乐甚至新兴技术,而化解这些危机的办法就是——读书。 

  不管什么时候,批评一个人不思进取就简单的方式就是说他不读书。爹妈担心,媒体担心,甚至还会让外国人操心。早在2011年,网络上就开始流传一篇名叫《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的文章。之后反复被媒体转载,其中有个印证中国人不读书的数据,中国人年均读书0.7本,韩国人均 7 本,日本 40 本,俄罗斯 55 本。据说这篇文章是旅居上海的印度工程师所写。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确实跟邻居们差距太大了,但这个影响深远的数据却难以溯源,如果跟其他数据对比,也会发现差异巨大。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GfK2017年对15岁以上国民的调查显示,中国是17个调查国家中阅读量最高的,36%的人几乎每天都读书。 

  

  中国自己的调查数据也远不止0.7本,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的调查显示,2017年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12本。 

  瞧,国人还是很爱学习的。只是如今的“读书人”,都到哪里去探黄金屋、会颜如玉了呢? 

    

  现代人都在这里读书 

  过去图书馆和街角书店,是不少人享受周末的去处。而今能活下来的都已屈指可数。 

  “中山路上原本有家很大的新华书店,刚上大一的时候,还跑去买过英语词典。”2013级的厦大学生关关清楚地记得。可还没等她毕业,店址就已换成了纪念品售卖和网红餐厅。 

  就连被称为中国最美书店的“不在书店”,鼓浪屿上“赵小姐的书店”,也没逃过关店的宿命。 “现在已经是个集章的站点了,大家去那里盖章,吃吃点心,打卡拍照就继续逛岛了。” 

  也并不是没人去书店了,关关发现,同龄的年轻人都爱逛诚品书店、西西弗、方所、中信书店、大众书局…… 

  这些开在城市购物中心、写字楼、机场的新同行不止卖书,还卖杂货、咖啡,甚至简餐。整个书店中,书的陈列面积也就占到六七成,但咖啡区却差不多成了标配——面积再小,经营者也一定会空出一角,装上咖啡机,摆上几张桌椅,然后就像星巴克那样开始营业了。 

  某种程度上,它们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书店了。它们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了。在考察了西西弗后,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副总经理王玉下结论说。 

  在最近召开的2019年中国书店大会透露,2018年新兴独立书店大部分掀起开店热潮,多座城市宣布年度新增书店数百家乃至上千家书店扶持计划。这派繁荣景象很难让人相信,这些年因为电商竞争和房租上涨,市场上还到处是书店关门的消息。 

  但确信的是,在多元经营之后,书店重新成了能赚钱的生意。商业乐于引入他们,人们也愿意去这里,不光是为了看书,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传统书店都已改变,何况是旅途。 

  在移动信号遍布全国的今天,现代人不必被圈在书桌前,才能明事理、知天下事。移动端的数字化,传播速度远超传统的编辑和印刷周期。 

  大量的娱乐软件和动平台,理所当然地将人们的碎片化时间强势“霸占”。 

  “整个2018年最怕在路上听到抖音神曲。”关关印象深刻,自从抖音占据了互联网市场,平时走在路上都不得安生。 

  相较读书而言,无论是看抖音,还是刷微博,碎片化和更加可视化的内容传播方式,的确好过单调的书籍阅读、更受年轻人的喜爱。手机与阅读之间的化学反应,让数字化书籍组成的手机移动图书馆,正在成为国民文化消费的标配场景。 

  作为资深书虫,镜子曾响应过“回归纸质阅读”的号召。但就连她自己,也慢慢却变成了一个入手kindle、开通各大读书网站的会员、混迹微博抖音的现代人。“护眼模式和八级防水,实在太吸引人了。不仅能通过有限的设备体积,储存无限的内容,还能把我们从桌前、沙发上,搬到浴缸里。”    

  互联网的便捷对于阅读者来说,如同一场颠覆性的改换。如镜子所说,“就连我们这些纸质书爱好者,也被生活习惯带得越来越喜欢接触数字化的信息。” 

  数字化阅读重构读书场景 

  蝴蝶一煽动翅膀,年轻人的阅读场景和介质发生变化,就连整个编辑出版行业,也产生了巨大震动。 

  天猫读书APP数据显示,自去年6月上线至今,电子书订单总量超过2500万单。其中有46%都是90后,年轻人已经成为引领数字阅读新风尚的核心力量。 

  但是否意味纸质书走向消亡,125日参与了“天猫读书节”的电子工业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副主任袁玺表示,“我们作为从业者从不会认可这个观点。” 

  像电子工业出版社的书籍,就会随着科技的发展迭代。“电子书其实更有优势,可以绕开印刷、物流环节的影响,出版周期大大缩短。”袁副主任认为,纸质书非常适合在一个安静的环境、相对稳定的时间段来进行阅读,但这与电子书的补充场景并不冲突。 

  “现在有很多在商旅、出差途中的阅读需求,而纸质书比较笨重,这样的场景下,电子书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阅读补充。”作为编辑出版的从业人员,袁副主任当然希望读者都能去购买纸质书进行阅读,但每个人的阅读习惯不一样,衍生出不同的场景需求。 

  在数字化阅读这波只进不退的浪潮中,袁副主任告诉「电商在线」,行业已经开始做出调整。“纸书的编辑,往往会有电子书和纸质书之间定价的顾虑。但目前来讲,作为增加的收入渠道,编辑们对电子书的销售其实并不排斥。” 

  整个电子书行业从2017年起,已经连续两年50%以上的增长,电子书的购买用户能占到40%,增长趋势非常快。 

  “我了解到,一些一级出版社已经开始将电子书盈利作为新的业务增长点,比如清华大学出版社、人民邮电这些大社。”袁副主任认为,阅读方式的迁移和改变,带来了整个行业组织架构的重塑。 

  “出版社现在数字出版方向上也在改变,尝试进行付费产品的研发、策划、制作和运营,以及线上各种新媒体渠道的运营。”荔枝、微课、得道、蜻蜓等知识服务平台,如今也是各大出版社的内容合作对象。 

  让中国人每年多读一本书 

  全行业都在接受数字化趋势的洗礼,各大平台也在为“读书”事业,倾尽全力。 

  亚马逊的kindle,在最新的版本中推出了蓝牙听书功能,但亚马逊对于阅读的交互性革命,追求目标远不止于此。旗下智能音响Echo就承载着Alexa智能语音助手,可以通过语音来获取新闻、天气、英语等信息。亚马逊还考虑将Alexa放入kindle,让人们通过语音获取电子书的声音,一直不断。 

  如果成真,文字结合语音交互的革命性变化,不仅能够将书籍信息、购物接入语音系统,阅读时还能快速记录语音笔记,甚至加入语音对话和问题,让读者更加沉浸。 

  在国内,阿里也希望能通过平台发挥自己的作用——让每个中国人每年多读一本书。 

  去年,通过新零售的方式与线下书店合作,天猫改造的两家新零售书店先后在上海与杭州落地,成为当地的新地标。 

   

  消费者可以刷脸买书,还有各类基于兴趣爱好的推荐。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表示,智能书架、人脸识别等高科技带来的新体验,让他们更加愿意走进书店。 

  同样在去年6月,阿里文学携手天猫图书推出天猫读书APP,入局严肃文学阅读市场并加快纸质书电子化,以让更多消费者能用手机读到精品好书。 

  

    

  自此,定位于严肃文学的天猫读书APP与主打通俗文学的书旗小说,分别用不同的形态服务于数字阅读用户,阿里文学也完成了在数字阅读、原创内容培育及IP衍生等三大领域的全面布局。 

  在这个春节假期中(125日到210日),阿里文学联合天猫图书启动了天猫读书节,新华文轩、中信出版社、当当网、博库书城、电子工业出版社等上百家优质出版社、书商一起烹制了一桌以电子书为主菜的文化大餐。 

   

  新年之际也正是各大图书、阅读平台进行促销的重要时刻,再谈到与其他竞品的竞争时,阿里文学常务副总裁天泽认为,目前在整个严肃文学领域,没有太大的寡头,各家应该都处于起步阶段。我们的优势在于拥有完整的生态体系,消费者可以在阿里文学旗下的各大平台入口看书,电商用户也可以在淘宝、支付宝小程序里看书。另外,天猫读书APP和天猫图书等渠道构建了更加完善的买书矩阵,对于普通消费来说来到阿里巴巴就可以实现买书、读书的数字化一站式服务。 

  《浮生六记》《小王子》售价1元,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定价1.99元,《岛上书店》5元开售,读书节的专属折扣和百余本免费阅读福利都让电子书的性价比再次凸显。从去年的天猫双11再到如今的“天猫读书节”,阿里文学正在加快图书产业数字化上的进程,而第一步就是让读者能够更方便的读书,读到真正的好书。 

  

  天泽透露,这次读书节有百万册电子书(图书)供读者选择;包括经管、社科、小说、影视原著、科技、纯文学等品类的知名畅销书。“我们不是为了凑数字随便堆了很多书,参与活动的书都是通过人工+大数据的方式精挑细选的。”如何让消费者能用最快的速度选择好书?天泽表示,读书节精选了天猫畅销榜、年度高分榜、2018新书榜和影视原著榜四大榜单,还有马伯庸、张小娴等作家的独家书单,方便消费者购买和了解最新的阅读趋势。 

 “牵头发起这个活动,其实受到了金庸老先生和阿里巴巴之间故事的启发。”从花名到企业价值观,天泽对阿里的武侠文化深有体会。马云在追忆金庸先生的微博中也写道:若无先生,不知是否还会有阿里。 

  文化能改变公司,同样能改变个人的命运。“我们想对外做一些发声,吸引更多的人,通过文化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内容影响,来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人生轨迹。”再谈到为何在春节期间推出天猫读书节时,天泽认为,首先我们与发达国家的阅读量仍有差距,数字阅读可以触达到更多的人群并利用碎片化时间让人们享受到阅读的快乐。其次,阿里是一家社会责任感非常强的公司,图书业务不仅仅是单纯的商品售卖,我们还想把它建设成一个文化的前沿阵地。最后,电子书可以弥补春节期间因为物流或者放假因素造成的消费下滑,读书也可以跟其他的娱乐方式一样,成为过年期间老百姓的重要休闲方式。 

  此前,在阿里巴巴发布的《2018年中国人读书报告》显示,得益于购书渠道的便捷以及电子书的普及,中国的阅读人口与阅读总时长显著增加,2018年新增的阅读人口接近3000万。 

  

  在淘宝、天猫、闲鱼、阿里文学等平台上买书和读书的人,在2018年平均每人多读了一本书,人均购买纸质书达到5.5本。 

  最近几年,阿里文学先后参与了618、双11、春节、集五福等大型活动,持续推进数字阅读在普通消费者心中的心智。天泽举例说,阿里文学会把整个数字化阅读领域里的一些优惠,一些权益,作为用户的准入门槛比较低的权益发放给大家,引导大家多看书、看好书。从目前的效果看,35岁以下的年轻读者、女性读者已经成为电子书的主力人群,另外电子书用户的复购率和粘性也非常高。 

  “我们举办“天猫读书节”是想让消费者能感受到数字阅读的魅力,而不是用户买了一本书之后行为就截止了,我们希望用户真正把书看完,或者看完以后对他的人生有启发和思考。”天泽强调,我们宁可把原来的推广资源、预算用来补贴到这些书里面,这是我们最为看重的地方和真实想法。 

     未来,阿里文学还会一直坚持这样的理念。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把数字阅读进行更加细致的下沉,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每一本书都可以作为一个燎原的星星之火。阿里巴巴希望通过自己的平台力量让国人以后能够多读书、多看书,并与出版社、书商、书店、教育机构,一同打造覆盖纸质书、电子书、有声书的全场景式学习平台。 

责任编辑:张晰
 
版权声明: 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