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观察 >>  正文

住在日本微型公寓里的年轻人

发稿时间:2019-09-01 11:17:00 来源: 青年参考 中国青年网

  除了小,这间公寓没毛病

  在大城市打拼,想找到位置优越、空间私密、设施齐全、价格便宜的房子,几乎是痴人说梦。

  东京是全球最拥挤的城市之一,一直被高昂的房租、超远的通勤距离等诸多问题困扰。为了缩减居住面积,东京进行了花样翻新的尝试:从胶囊酒店到紧凑型预制板组合屋,再到共享住房……

  如今,微型公寓受到了东京年轻人的追捧。

  这种公寓只有9至13平方米,展开手臂就能碰到墙壁。公寓虽小,五脏俱全,有卧室、厨房、阳台,还有独立卫生间。这类公寓通常地处市中心,交通便利,大大减少了租客的通勤时间。许多年轻人愿意以缩减居住面积为代价,换取低廉的房租及便捷的城市生活。

  25岁的伊藤昭太是个IT工程师,住在东京繁华地段的一套复式公寓里,公寓的总面积只有9.46平方米。说是公寓,其实更像办公室小隔间。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居住空间不能横向发展,只能纵向:公寓分为上下两层,下层空间的三分之一被书桌和电脑椅占据,三分之一用于放置冰箱及堆放各种生活用品,还有三分之一刚够转身或伸个懒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如果要晾衣服,只能在墙壁间拉一根晾衣绳。睡觉的时候,伊藤得顺着狭窄的梯子爬上二层卧室。卧室面积4.5平方米,高1.4米,伊藤只能坐着或躺着。

  但伊藤认为,在这里生活很舒适。

  公寓面积虽然小,但天花板离地面有3.6米,让人不觉得压抑;公寓有3扇大窗,能让充足的阳光照进来;卫生间是独立的,可以洗浴;厨房配备了小水槽和电磁炉;免费宽带是标配。租这样的公寓不用押金,也不用预付房租,这让伊藤的经济压力小了很多。

  “我可是看了10套公寓,才最终选定这里的。”伊藤说。

  和很多在大城市打拼的日本年轻人一样,伊藤渴望在繁华的东京市中心找到一处心仪的住所。他希望公寓的位置在核心地铁沿线附近,租金在6万至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000元至4800元)之间,配有独立卫浴等设施,必须有空调,因为东京炎热的夏天很难熬。

  伊藤最终发现,只有这间公寓符合他的所有要求。每月不含水电费的房租为66500日元(约合人民币4500元),正好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因此,只是看到公寓的设计图纸后,伊藤就毫不犹豫地签了租房合同。

  “在这里生活,需要尽可能‘断、舍、离’,丢弃那些无用的生活用品,不然在这个房间里是很难活动的,毕竟空间只有一个臂展这么大。”伊藤笑着说,“有朋友来玩儿时,公寓就会显得有点儿拥挤,一层只能坐一个人,另一个人只能爬上二层。”

  “当时我们都惊了,居然还有这么小的公寓”

  对日本年轻人而言,租微型公寓并非完全是出于囊中羞涩或通勤需要。

  25岁的刘洁(音)是一名中国留学生,在明治大学读研究生。她是日本偶像女团AKB48的忠实粉丝,室友却喜欢看偶像男团的节目,而且生活习惯邋遢,让她不胜其烦。

  去年,刘洁搬出宿舍,住进一套9.27平方米的公寓里,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哪怕这个空间有点儿小,也可以让她在房间里随心所欲地摆上AKB48的各种纪念品。不用上课和打工的时候,她就安心宅在自己舒适的小窝里,打打电脑游戏。“我觉得自己都变得有点儿像隐士了。”她说。

  22岁的村田喜欢做饭,是YouTube上的美食博主。他在东京银座附近租了一套9.31平方米的微型公寓。在YouTube上,他经常用视频分享他在微型公寓里的生活。

  为了节约空间,村田把衣服和各种生活用品挂起来,在有限的储物架上堆满糖果、饼干、麦片和其他食物。他在厨房里放了一张可移动的小桌,做饭的时候把桌子拉出来,不用的时候就推回去。

  村田的母亲是马来西亚人,父亲是日本人。他的童年在马来西亚和英国度过,13岁时定居日本。这是他租的第一套公寓,也是他见过的最小的公寓。

  “我看了很多公寓。和这里相同的房租只够在别的公寓租一个房间,但我不喜欢厨房和卧室都在一个房间里。”村田说。

  微型公寓把起居室和卧室分开的设计吸引了村田。正好有一个住户刚搬走,他就和父母一起来看房。“当时我们都惊了,居然还有这么小的公寓?”房间小,走廊只有0.8米宽,每当有人开门时,走廊就会被完全挡住。房间的大小决定了家用电器的尺寸。住进微型公寓前,村田买了个普通尺寸的冰箱,搬进公寓后才发现冰箱摆在哪里都很碍事儿,对这间公寓来说,它实在太大了。

  小房间也可以有生活情调。20岁的神田是一名创作歌手,她在9.1平方米的公寓里搭建了一个录音棚。“起初,我看到这个公寓居然这么小,大吃一惊,但还是租了下来。”她说。

  神田每周有3天在寿司店打工,其余时间就在房间里录制音乐或编辑视频。她在窗户上挂了长长的淡蓝色窗帘,窗帘上的小星星是镂空的,当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时,每颗星星就会像真正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在这个时刻,房间变得像梦境一样。

  “这就是我的梦幻小窝了!”她闭上眼睛,心满意足。

  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推崇小型住宅及极简生活理念

  这些微型公寓由名为Spilytus的公司设计和管理。有日本媒体将之比喻成“猪圈”,但市场更有话语权。这种经济又实用的微型公寓一经推出,立刻受到无数年轻人的追捧,入住率高达99%,公司年收入超过3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3亿元)。

  为了充分利用空间,Spilytus公司在设计细节上几乎做到了极致:柱子直径有0.12米,足以支撑超高的楼层,弥补占地面积的不足;设计多个大窗,保证采光充足;房间和地板采用明亮的白色调,让小房间也有宽敞的感觉;不断调整房间的每处结构,做到房间虽小,但该有的“一个也不能少”。

  “我们是以毫米为单位进行房间设计的。”Spilytus公司的客户代表自信满满地说。

  最近几十年里,日本城市化程度越来越高,人口源源不断地涌入大都市。日本总人口一直在减少,但2018年东京人口数量仍然同比增长9%。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接受和推崇小型住宅及与之配套的极简生活理念。

  实际上,小型住宅的理念由来已久。1966年,日本建筑师东孝光为自己和家人建造了一栋“塔之家”,被认为是小型住宅的先驱。当时日本正在经历快速城市化,土地日益稀缺。在东京附近一处只有20平方米的三角形地块上,东孝光用简单的建筑材料搭建了一栋三角形的6层塔状住宅楼,地下1层,地上5层,为自己和家人创造了总面积为65平方米的居住空间。与东孝光同时代的建筑师黑川纪章在1972年设计并建造了中银胶囊大楼,由140个预制的微型居住舱组成,就像许多个积木块叠加在一起,每隔25年就要更新或者替换舱体。

  在日本长大的美国建筑师斯图尔特认为,大城市的人口密度问题并非日本独有。“在美国同样有微型住房,而且曾经是城市工薪阶层社区的主流户型。早在上世纪80年代,单间公寓就成为很多美国人首选的廉价住房。”他曾在东京住过微型公寓,他认为,如果房间太小,安全性会让人担忧。

  “如果有个微型住宅项目方案放在我面前,每个住户只能分配9平方米,我会犹豫要不要接手。”他说。

  日本《日本时报》

责任编辑:陈晓磊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