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非遗
首页>>新闻 > 观察 >>  正文

巴西“监狱大屠杀”:一场必然发生的悲剧

发稿时间:2019-08-08 15:32:00 来源: 青年参考 中国青年网

  7月31日,掘墓人在阿尔塔米拉监狱外的墓地中为葬礼做准备。当天,这场监狱暴动导致的死亡人数升至61人。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死亡人数升至61人

  大火熄灭后,狱警重新控制了位于巴西北部帕拉州的阿尔塔米拉监狱。在7月29日的暴力冲突中,有57人死亡。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狱警们眼前的场景令人毛骨悚然:16颗头颅被扔在水泥地上,周围满是烟头和鲜血。附近躺着41具尸体,他们死于火灾造成的浓烟。

  狱方称,7月29日一早,隶属于巴西黑帮“首都司令部”的囚犯向“红色司令部”帮派的成员开衅,全面冲突随即爆发。两名狱警被劫为人质,但没有受到伤害。

  搏斗引发了火灾。巴西《圣保罗页报》报道称,视频显示监狱内曾响起枪声。社交媒体上未经证实的视频和传言描绘出混乱景象:黑烟从监狱涌出,人们四处奔跑,一名男子挥舞着大砍刀,他旁边的墙角堆满了被砍下的头。

  “场面很野蛮。有些人被斩首。”阿尔塔米拉监狱的安全部长尤兹尔·卡斯特罗告诉媒体。

  狱方花了5个小时平息骚乱,但死亡仍未停止。据《纽约时报》报道,7月31日,4名涉嫌参与冲突的囚犯在转移过程中死于窒息。帕拉州警方称,囚车载着30名戴手铐的囚犯开往更安全的监狱,车辆抵达目的地时,这4人已经身亡。他们来自同一个帮派。

  美联社称,这场冲突是巴西近30年来最严重的暴力事件之一。不久前的5月26日,临近的亚马孙州一所监狱爆发了类似的冲突。暴力由黑帮“北方家族”的内讧引发,囚犯们把磨尖的牙刷当作刺刀,至少有55名囚犯被勒死或刺死,一些人死在前来探望的家人面前。

  《纽约时报》称,亚马孙州的监狱暴力是出了名的。2017年1月,当地一场监狱冲突导致56名囚犯死亡,继而引发了一波跨越州界的暴乱,最终造成120多人死亡。

  “显然,这是针对‘红色司令部’的战争宣言。用了相同的逻辑,雷同的手法。”帕拉州联邦大学政治学兼职教授让-弗朗索瓦·德鲁切告诉《纽约时报》,“红色司令部”以里约热内卢为据点,正在向北扩张地盘,“首都司令部”势必全力相阻。

  德鲁切认为,“红色司令部”一定会报7月29日的一箭之仇,这只是时间问题。

  “政府失去了对监狱的控制”

  对监狱暴力事件,很多巴西学者并不感到意外。“阿尔塔米拉是一个悲剧的预言。”帕拉州的公共辩护人安娜·桑托斯对《华盛顿邮报》说,“这是一所封闭的监狱,10年没升过级了,还把两个敌对的帮派关在一起。”

  根据巴西参议院公布的数据,该国囚犯从2008年的约45.1万人,猛增至2018年的84.1万人,排名世界第三。问题是,巴西监狱系统只有不到40万张床位,容纳一半的人都嫌勉强。

  英国路透社援引巴西政府的数据称,帕拉州的情况尤其严重:1995年到2018年间,该州囚犯从1153人增至1.6万人;监狱增加了床位,但截至去年,该州只能容纳7950名囚犯。

  一些牢房挤得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囚犯们只能站着过夜。他们的双手绕过柱子被绑住,好让他们即使睡着了也能保持直立。

  囚犯猛增,是长达数年的“黑帮战争”的结果。《纽约时报》称,最近4年,巴西最大的几个帮派在全国范围内争地盘,以抢夺越来越有利可图的贩毒路线。大小帮派合纵连横,如同军阀混战,凶杀率随之屡创新高。2017年,巴西有6.4万人遇害横死。

  越来越多的人被捕,将全国各地的监狱塞得满满当当。黑帮和贩毒团伙看在眼里,于是本应惩治罪恶的监狱成了帮派的招募中心和业务中心。“基本上,它们成了拥有专业后勤的跨国公司。”负责监督巴西安全政策的前陆军将军奥古斯托·里贝罗对媒体坦言,“如今,他们从监狱内部控制很多事物。”

  《圣保罗页报》报道称,很多帮派分子相信,监狱被他们的“老大”捏在手心里,与其说那是铁牢,不如说是安全的指挥所。黑帮头子使用走私进来的手机发指令、定规矩,一些人甚至能用网络视频与外界联系。

  过度饱和导致监狱的生存条件恶劣,为了活下去,人们不得不效忠黑帮。《纽约时报》指出,巴西的监狱经常用暴力让“新人”“认清规矩”,每名新囚都得掂量掂量,自己想加入砍头的一方,还是被砍头的一方。

  “填满监狱的行为,壮大了帮派。”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本杰明·莱辛对《华盛顿邮报》说,“囚犯们发现自己身处极度拥挤和危险之中,需要保护伞。”

  莱辛指出,巴西狱方总是把囚犯根据帮派分别关押,导致狱中的帮派势力愈发强大,还加剧了某些地区的拥挤。桑托斯透露,帕拉州的帮派隔离成了某种约定俗成,法官会直接“分派”。“法官会问囚犯属于哪个团伙,好把他们送到相应的地方。”她说,“那些没帮没派的人,最终会根据法官的决定被迫加入一个帮派。”

  狱方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把不同的帮派分子混在一起,意味着随时可能爆发冲突。“阿尔塔米拉发生的屠杀是一个严重警告,政府已失去了对监狱系统的控制权。”一家智库的研究主任罗伯特·穆加对《圣保罗页报》说。

  有人哀悼 有人欢呼

  7月30日,在阿尔塔米拉监狱外,遇难囚犯的亲属聚集在一起,监护亲人的遗体。一颗被斩下的头颅被放在黑塑料袋里,里面还装着一双断臂。这样的场景和空气中弥漫的味道令人反胃,有人忍不住呕吐。

  7月31日,更多悲痛的家属赶到阿尔塔米拉。监狱外的墓地中挖好了几个坑,准备安葬遗体。“我们需要更多的安全,我们需要更多的空间给被拘留者。”格尔森·古斯芒告诉《华盛顿邮报》,“监狱里人太多了,我们希望总统改善那里的状况。”他的儿子在7月29日的冲突中丧生。

  巴西参议院官网称,该国监狱关押的人中有30%尚未被定罪,正在等待审判。

  在帕拉州的法医学院,数十个悲伤的家庭在等待遗体确认。7月31日早上,只有21具遗体被交给家人。《圣保罗页报》称,这是由于停尸房和法医不足,而且晚上没有照明,工作只能在白天完成。

  一些尸体被存放在一辆大型冷藏车里,其余的只能摆进一个没有冷却设备的帐篷里。高温下,现场弥漫着腐败的气味。法医专家马塞尔·费雷拉告诉《圣保罗页报》,一些法医正从周边地区赶来支援。由于部分尸体被烧焦,或是只剩残肢碎块,至少有6名死者需要进行DNA检测。

  “我这辈子从未见过这种规模的野蛮行径。”教师洛妮维雅·庞切斯对《纽约时报》说。她的兄弟是被害人之一,她认为,狱方本可阻止这场屠杀。“人人都知道,这事迟早会发生的。”她说,“他们带着大大小小的刀进入监狱。官员们怎么能对家属说,他们无可指摘呢?”

  《华盛顿邮报》指出,尽管监狱系统是个老问题,但巴西政府无意进行改革。总统博索纳罗呼吁各州建造更多监狱,但资金问题使之难以实现。

  一种解决方案是把帮派头目移交给联邦监狱。司法部长塞尔吉奥·莫罗称,联邦政府提出了这一动议,希望“隔离那些应对野蛮行径负责的人”。

  在巴西新闻门户网站“G1”上,博索纳罗以一段视频公开回应暴力事件。被问及是否应在阿尔塔米拉监狱加强安全措施时,他回答:“你该去问在那里被杀的受害者,看看他们怎么想。”

  博索纳罗去年因打击暴力犯罪的承诺而当选。“我宁愿看到一所关满囚犯的监狱,而不是一片葬满无辜民众的墓地。”他说,“如果有必要,我们就多建点儿监狱。”

  “不幸的是,大多数巴西人对最近的暴力事件不屑一顾。他们对监狱里的‘流血仪式’感到麻木。”穆加告诉《圣保罗页报》。

  事实上,一些人在为屠杀欢呼。

  “没人想念他们。”巴西联邦立法委员、曾是警官的吉尔森·法赫尔在推特上发布视频说,“他们(死了就)不会再犯罪了。”

责任编辑:郭文静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