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孕妇寻“野路子”错鉴性别 无证医生险送命

发稿时间:2015-05-07 14:17:00 来源: 大江网  中国青年网

  有重男轻女思想的张水英,至今仍承受着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伤害。因为之前生育了两个女儿,在自己第三次怀孕后,迫切想知道肚子里的胎儿是男孩还是女孩,于是托人找到一个没有医生从业资格、没有必备的医疗知识、没有正规医疗场所的“三无”女医生,进行胎儿性别鉴定。

  然而,“医生”错鉴性别,让她选择做引产手术,最终酿成了一场悲剧,手术失败导致重伤二级、七级伤残的后果,一个男性胎儿还未出生便夭折在母亲腹中。

  孕妇找“野路子”鉴定性别

  2014年4月,新余市渝水区李涛的妻子张水英怀孕4个月了。27岁的张水英已经是第三次做妈妈,之前她已经生育了两个女孩。观念中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让她和丈夫都非常想要一个男孩。去正规的医院做B超医生是不会告知胎儿性别的,于是张水英想到了走“野路子”。

  经过打听,张水英从朋友周小红处得知有个叫胡露的女子会做B超鉴别胎儿性别,周小红还将胡露的联系电话告诉了她。

  2014年4月4日,张水英联系了胡露说了做B超一事,胡露当即答应并说次日就去。当日18时许,胡露又主动联系张水英,叫张水英在新余市人民医院老院门口等。约10分钟后,胡露安排了一辆车子过来将张水英及另外一名孕妇带至吉水县盘古镇李伟处做B超,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做完B超后,李伟告诉张水英怀的是女孩。

  想生儿子的张水英闷闷不乐地回到了新余。

  请无证医生做引产手术

  回到新余后,张水英心想,自己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如果再生下这个女儿,自己以后再生儿子,家庭负担就会非常重。加上做B超的李伟对她说胎儿发育情况不是很好,她就更不想要这个孩子了。这时,她又想到了胡露。

  说起胡露,真是让人汗颜。这个47岁的高中文化的女人,仅仅是2000年在丰城卫校医师班学了两年理论,在新余市妇幼保健院、罗坊镇中心卫生院实习了一年,没有从医资质证书,没有开过诊所。在帮张水英做引产之前,她从没做过引产手术。

  4月5日18时许,张水英再次联系胡露,称自己不想要这个女孩,问胡露怎么做流产,胡露称自己就会做。之后,双方约在新余市胜利南路一家超市附近见面。见面后,张水英询问胡露需要多少费用,胡露告诉她要2500元,加上注射两天的消炎药280元总共要2780元。

  张水英表示同意,随后支付了2000元给胡露,胡露给了张水英18粒米非司酮片,告诉了张水英每12小时服用4粒,并要张水英于服药的第三天在附近的宾馆开个房间等她来做流产。

  手术失败女“医生”见机逃跑

  张水英回家后吃了胡露给的药,第二天晚上打电话给胡露说她肚子有点胀,胡露说吃了药会有点胀,等一下看看会不会好一点,如果还是不舒服就再打电话。

  心虚的胡露在深夜12时主动打了张水英的电话,问她情况怎么样,张水英说感觉还好。胡露这才松了口气,说感觉还好就行。

  服药后的4月6日21时许,张水英发现有些见红,她以为这都是正常的,还打电话给胡露说没事。

  4月7日10时,吃完最后一次药后,张水英出现了大出血,她赶紧打了电话给胡露。七八分钟后,胡露赶到,带了一些医用器具、医用手套、碘伏、生理盐水、葡萄糖等工具。胡露说要先把胎盘夹出来,张水英当时痛得叫了出来。张水英的婆婆看到出血太多,就不让胡露继续下去。

  这时,张水英的家人赶紧拨打120,待120医生来到家中,胡露赶紧趁乱收拾东西跑了。

  错鉴致胎儿夭折酿悲剧

  张水英被送至新余市中医院时,情况已经十分危急,医生说有生命危险,血止不住,要切除子宫才有可能保住性命。在医生的努力下,张水英被抢救了过来。

  但当医生把引产出来的小孩给她丈夫李涛看时,李涛傻眼了,这分明是个男孩!他后悔了,如果当时不是重男轻女思想作祟,要去想方设法做B超,平平安安让妻子把孩子生下来,哪有这些事情发生?

  经鉴定,犯罪嫌疑人胡露没有行医资质却自行为他人非法做节育手术,给被害人张水英造成重伤二级、七级伤残的后果。

  据介绍,胡露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第336条第二款之规定,涉嫌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不具备取保候审条件,有社会危险性。根据《刑事诉讼法》第79规定,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批准逮捕了犯罪嫌疑人胡露,目前案件正在审查起诉阶段。

  办案检察官表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孩子是母亲身上的肉。希望社会上摒弃这种愚昧落后的生育观念,男孩女孩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

责任编辑:ZR
返回首页>>
热图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